连云港市赣榆区青口镇中心小学 欢迎您!当前时间:访问老版加入收藏

连云港市赣榆区青口镇中心小学

课改论文
当前位置┃ >> 教学科研 >> 课改论文 >> 正文   

教海探航征文展播:小学作文教学:“有意思”胜过“有意义”

时间:2015-12-24 12:45    作者:    来源:

(省教海探航征文一等奖)  

作者:朱水平    文章来源:《小学语文教学》2007,12  

我们在学生的作文中,常常能看到空洞的意义铺陈,而儿童生活应有的意趣和真情却偏偏奇缺。这其实就是我们的作文教学中存在的问题的根本所在一一过于严肃、严谨,没有儿童味。   

在小学生的生活中,他们对阳光明媚的白天的体验远远多于对人生黑夜的体验,再加上他们还处在天然的“诗人时期”,对于生活、生存的价值的追问还很朦胧,嬉乐才是他们生命的全部。过于严肃的追问,是与小学生的身心特征不相符合的。因此,笔者认为,选材标准以“有意思”来取代“有意义”,能使作文教学回归本途,与学生的心灵产生共鸣。只有这样做,学生的写作才能成为心语的自然倾吐,成为学生对生活中的有意思的事再次享受。这其实才是作文的最大意义之所在。   

记得老舍在《养花》一文中写道:“要是赶上天气突变,就得……第二天,又得把它们都搬出去,就有一次腰酸腿疼,热汗直流。可是,这多么有意思呀!”“有喜有忧,有笑有累。有花有果,有香有色。既需劳动,又长见识,这就是养花的乐趣。”可见文章因为有趣才有价值。我们应该卸下更多的“意义”包袱回到作文本身,回到纯粹的作文。   

“有意思”不仅是素材的选择标准,而且是一种表达方式。   

一、维持“余裕”状态,为意趣的“孵化”营造最佳心理场景  

“余裕”与曹文轩褒用的“无所事事”乃同义词。的确,写作需要特定的情态,“无所事事”也许正是写作的上佳状态。由余裕的心态而写成的看似无所事事而实则有所事事的文章,才是真文章。心无旁骛,方能高枕卧烟霞,找到自我绵延的内心律动。正如古人所云:“林间松韵,石上泉声,静里听来,识天地自然鸣佩;草际烟光,水心云影,闲中观去,见乾坤最上文章。”   

为了让学生进人宁静的写作状态,我们就要在指导的过程中,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学生写作过程频繁介入的“镜像”干预、刚性制约,在总体的方向性引导下,尽量让作文成为学生最私人化的领域。为了进一步为学生创设最佳的余裕状态,我们还要领着学生大步跨入“后作文时代”。一是随机写作,打破长期形成的“作文写作心理闹钟”规律。不再强求学生每周都在同一时间写作文,也不要求他们一定要在两节课内交草稿。每周,每个学生可以选择自己的“最佳余裕期”来进行自然流动式的写作。没有了恒定的时间,作文更具即时性、生成性、自然性。二是总体调控,实行“弹性作文”和“作文贷款转账”制度。我们最好只提出每月的作文建议数和作文总体指向,而不作硬性的规定。至于一月内,学生选择什么时机写,则 有充分的自由。心情好的时候就写,有话要说的时候就写。为了使作文更具人情味,更符合写作的本真规律,我们还可以建立作文银行“贷款”和“转账”制度。上月多写的篇目可作为“存款”存入作文“银行”,本月就可以少写相应的篇数。倘若本月少写了两篇,学生可以向作文“银行”“贷款”,在下一月将少写的篇数补上。三是自然流淌,提倡写自主性(写真性)作文。作文的写作纯属个人情思的天然井喷。我们建议学生写关切自我的生活,抒发自己的真切感悟与明线情怀。作文写什么内容,最终由学生说了算。教师不再强制学生写规定的题材,至多只作粗略的引领、含蓄的暗示、温柔的碰撞。我们甚至可以提倡“反作文”,索性把作文演化为“自由练笔”,彻底去除传统作文的心理镣铐。  

二、保持微格情调,将细节的描摹视为写作的分内主旨   

有人认为有趣的细节比情节更重要。的确,优秀的文学作品中能够震撼我们心灵、令我们刻骨铭心的便是其中精彩、有趣的细节,而我们小学生的作文却弥漫着粗线条的勾勒、朦胧化的讲述,看完一篇作文之后,记不住其中的细节,了无情趣。为此,我们要启动“凝视”,通过凝视来捕捉与发现更多的情趣,使学生对事物始终保持一种新鲜感、惊异感。“凝视”的要旨便是发现,对熟悉的事物展开陌生化的新发现,以生成一种新的情趣。“凝视”要求我们调动各种感宫,并进行感官组合、融通。即使在我们熟悉的世界里,只要你愿意去凝视,仍会有无数新奇的细节。要发现真正的情趣,高尚的情趣,就要潜心于沉静性观察。   

基于上述认识,我们在安排观察时,要尽量控制群体性观察的比例,提高个体性观察即“凝视”的份额。大多数情况下,“凝视”更可能成为本我的生存方式。我们应高度关注学生本我思想与情感的新生成指数,以“凝视”出深度,大幅度提升“凝视”的品质。我们必须让“凝视”成为生命的解放、情愫的释放、思想的牧放。由此,让学生成为负责的思想者应是我们作文课程的新旨趣。凝视的过程,是思想参与、形成并建立自己独特风格的过程,是学生运用自己的思想进行独立创造的行为。我们也许能从流星看出宇宙的眼泪、牛郎织女的灯笼;从龟背竹与乌龟相近的井字花纹、菱和牛相似的卷曲尖角,看出动物和植物是亲戚;从“风马牛不相及”中看出“石破天惊”却合情合理的关联……   

三、恒常嬉乐活动,让兴趣在无为的游戏中孕育生长   

马卡连柯曾经指出,儿童非常爱好游戏,我们也应当满足他们这种爱好。我们可以认定,童年的嬉戏活动必须在小学生的生活中占据重要位置,有余裕的嬉戏才能产生佳作。鉴于此,我们必须关注学生的余裕生活,让他们尽情享受地域性童年嬉戏活动。我们可以定期安排一些“无作业日”,或者定制一些“无为作业”,让学生有心情、有时间去游戏,充分地宣泄自己的地域生命、文化生命。     为此,我们要给制度以适当的余裕,让学生能有嬉戏的余裕,教师应适当隐没于学生的视野之外;给观念以尽可能的余裕,从学生的角度理解其嬉乐的意义,而不是将成人世界的意义强加于他们;给活动以适当的余裕,学生在共同兴趣的基础上结成绿色团队,允许不同的嬉戏活动并存。在嬉戏活动中,让我们的学生热爱生命,与自然和谐相处,并热爱其他生命。教师可经常带领学生去完成以下“作业”实地采集,鲜绿制作生玩趣;课间穿插,热动传统小游戏;江海嬉水,领略家乡清水趣;放牧丛林,攀爬采摘见树趣;怀旧体验,全程体验品节趣;走进农家,尝用农具体劳趣。  

四、坚持感性评价,将情趣的传达视为佳作的首要标准吗   

我们知道,艺术语言的本质是抒情,作文与情趣分离开来就不再是真作文了。美国《情感论》作者诺尔曼·丹森曾经说:“一个真正意义的人,必须是一个有情感的人。”我们因此也说真正的生活是有意思的生活,真正的作文是有意思的作文。因此,小学作文教学应该启动感性的评价机制。   

“繁采寡情,味之必厌。”我们在评价作文时,必须把作文中所蕴含的人情味作为一个重要的参照指数,也就是说,要看作者是不是以感性的体验方式来进行主客一体的观察、审视和表达的。是不是通过一切努力把自己置于对象内部,与对象融为一体,并随着对象一起搏动、生成,以获得对社会和自然的愉悦体验的。是不是能勾起读者的美好回忆。我们在评价学生作文的时候,不要总瞄着“有意义”,更要瞄着“有意思”。童年时代本来就是一个“有意思”的时代,随着年龄的增长,“有意义”的事情可能渐渐多起来,但是不可能多到把“有意思”的事完全排斥掉。否则,这样的人生严肃、死板,没有色彩,质量自然也就不高。所以我们根本没有理由看轻那些“有意思”的事。我们应该调动评价机制,鼓励学生多写“有意思”的事。故作高深,一本正经,老气横秋,没有童年的童趣和稚气,这不应该是我们的作文教学的追求与指向。